白锦

人间过客,志在徜徉文海,游戏画中。不羡名利,只愿现世安好。

【毕深】醉生于梦 HE

原创【毕深】醉生于梦

重新整理qwq谢谢大家喜欢❤️
=======正文、一上=======
陈深实在是不愿意与毕忠良站在对立的两面,就像现在这样。
他能清楚的感到毕忠良抓住他领带的手在不停颤抖,不知是因为太过激动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不过他也不想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如果不解释清楚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毕忠良一定不会放过他。
思考了一会儿,陈深叹了一口气,略有些气恼地道:“老毕,看来你从来没有相信过我啊……”
“相信你?”毕忠良扬了扬眉,另一只手挑起了陈深的下巴,好看的唇边噙着一抹淡淡的冷笑,“陈深,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哼,怎么信我?”陈深不满地哼了一声,声音越发透出恼怒,“那你倒是说说,你怎么不能相信我?”
“我怎么不能相信你,你自己应该清楚。”
“我自己清楚?”陈深气乐了,“ 毕忠良你别太过分,我敬你是我兄弟,救过你两命,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都在利用我怀疑我。我冒着生命危险替你求情,为了救你几次都差点死了,而你,现在却质问我,质问我是不是奸细!我真想知道,你胸膛里装的究竟是心脏还是铁石!”
毕忠良的神情短暂地变了变,很快又恢复如常。他不得不承认,他虽然很想抓到队内的卧底,但是他最不希望,且打心眼儿里不愿意相信,就是这个卧底是陈深。
“没有人肯心甘情愿地冒这么大风险救我。”毕忠良抬眼凝视着陈深,想从他眼中找出点什么,但是却什么也没有。那双眼眸,一如既往的清亮,清亮得让他自惭形秽,他不禁压低了声音,“所以人都有所求,有他们想得到的东西,有的人是为了钱财,有的人是为了名誉和地位,有的人……则是为了获取情报,陈深,你呢?”
“你不惜生命救我,又是为了什么呢?”
“多可笑。”陈深自嘲地摇了摇脑袋,“我是……为了你。”
毕忠良一愣:“为了我?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得还不够明白吗?”陈深抬手勾下毕忠良的脖子,温热的气息打在他的颈上。他伏在毕忠良耳边,一字一句地道,“他们接近你是想要功名利禄,而我,想要你。”
下一刻,当一片柔软紧贴上他的唇,周身被一种浓烈的男性气息所包围,陈深稍稍瑟缩了一下,便释然了。他知道,他赌对了。

【天台】聊斋<一>

【天台】聊斋 <一> 现代 高能ooc 贼甜

感谢@来福灵杀虫剂的供梗
本来想写小短篇的......结果写多了
第一章有点短……
文笔渣,凑合看吧,见谅。

一、

明台最近觉得有些不太对劲。有一天他走在大道上,因为神情恍惚而没有看到一辆疾速驶来的车。当他发现那辆车时,已经来不及闪躲了。明台绝望地闭上眼等待死亡,却感觉有人在自己背后推了自己一下。缓过神来的时候,那辆车的车主已经停下车走到他面前了。瀛台在车主的叫骂声中回过头,却发现他背后什么人也没有。
之后的几天,里明台好几次差点遇险,却都在那个“神秘人”的帮助下安然无恙。他又花了两天时间试探,最终给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怪事找到了解释。
他这是撞鬼了。
于是,他便在家里摆了一个所谓的“唤灵台”,又是烧香又是念佛的,弄得客厅里乌烟瘴气。这下明台口中的鬼先生王天风可不干了。他最讨厌的就是檀香燃烧后的香烟,那会让他的魂魄也染上味道的。因此鬼先生就起了戏弄明台的心思。他飘到窗户旁,用法力打开了厅里所有的窗子。
明台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以为是“唤灵台”起了作用,连忙对着空气问道:“是你救了我吗?鬼先生。”
王天风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天台】白猫 <二>

下面是白猫<一>的链接

http://qingyuanzuimo.lofter.com/post/1ed5d54d_112915f5


【天台】那只傲娇的白猫 <二>大写的he

白猫设定的小明合他家老师的欢脱日常
我又回来了!再强调一遍,高一狗很忙!但本宝宝绝对!不会!弃坑!
废话不多说了,如果喜欢我就给我鼓励吧!

———————————————————————————————————————————————
明台是被清晨的阳光叫醒的。
迎着温暖的光亮,明台抬起爪子揉了揉眼睛,打了一个对于猫来说很大的哈欠。随即他站起身,从王天风的床上跳下来,之后抖了抖身上的毛。刚走出卧室的门,他就看见王天风正在厨房做饭(别问我军官的寝室里面为什么会有厨房)。阳光洒落在他成熟俊朗的脸庞上(此处为明台视角),别样的养眼迷人(猫)。
明台看着自家老师忙碌的背影,脑海中突然浮现了一个想法。随即,他用自己的尾巴碰了碰王天风的裤腿,王天风低下头看见自己脚边懒洋洋的猫,轻轻勾了勾唇,问道:“怎么了?”
明台摇了摇脑袋,顺着王天风的腿三下两下就爬了上去。王天风怕他摔着,连忙用空出的左手抱住了他:“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明台没有说话,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喵。”然后就着这个姿势抬起一条前腿,变成了人形。王天风只感觉身上一沉,差点没抱住他。刚刚站稳了身形,明台又伸手拽了拽他的小胡子。
王天风挑了挑眉,扔下了手中的菜刀,一个翻身把明台压在了地上:“你又皮痒了,嗯?”
“教官,我给你带了......”郭骑云推开门,话音戛然而止。
“对不起,你们继续。”
关上门,逃也似的离开。
(郭骑云:狗粮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天台】天下与弈 <八>

声明:本人真心忙,但本文一定不会弃!一定不会!谢谢你们支持我,陪伴我。我一定会努力抽时间更文,写出你们喜欢的作品。

玖、

王天风气得浑身发抖,咬牙切齿地走到了明台身后,解开了反绑住他双手的绳子。绳子窸窸窣窣地落到地上,使黑暗的空间更显安静。
他怎么敢!他怎么那么敢确定这就一定是一个训练!难不成注射了至幻的药物后,他还能够保持清醒?他又怎么敢那么肯定审他的人一定是他王天风?万一换成别人,他知不知道自己的动作会带来什么后果!
王天风仔细端详了一下明台的脸。明台已经从一个清秀的少年成长的愈发成熟,容貌和身材也都好得没有话说。也是,不然军校里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女孩子围着他转。
越想越气,王天风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去,心道:“是该教训他一下了。”
明台没有动,只是望着王天风的背影,眼中是一片说不清道不明的苦涩。轻轻开口,声音沙哑,带着无限的眷恋:“老师......”
王天风身形一顿,良久,扔下一句:“回去洗干净然后到我办公室来。”

【天台】天下与弈 <七>

【天台/台风】天下与弈HE <七>

捌、刑讯训练

“你的上线是谁?”王天风双手拄在椅子的扶手上,眼睛直直地注视着被绑在椅子上的明台。
而明台瘫软在一片阴影里,因为被注射过药物而露出的慵懒气息又给这空气添上了一丝暧昧。
“呵。”明台舔了舔干裂的双唇,笑得优柔而魅惑,“我的上线,不就是您吗?长官。”
王天风神色一暗,视线下移,也就看到了明台细长洁白的脖颈和微微凌乱的衣衫,暴露在空气中起伏的胸口,在微弱光线的映衬下显得极度旖旎。
“你没有说实话。”王天风一鞭子抽到了明台的前胸,拉出一道血红的道子,明台的抽气声让他稍稍清醒,“说,你的上线到底是谁?”
“真是狠心啊……好吧,你凑近一点,我就告诉你。”
王天风依言把耳朵凑个过去,只是依旧没有将自己的颈部置入一个危险的范围。他十分清楚,明台的意识虽是清醒的,但出现在他面前审问他的人却因为药物而产生了扭曲。明台绝不会认出自己。这种情况下,他是一定会对自己下手的。
为了效果的真实,王天风已经提前让郭骑云将明台口中的刀片换成了真的,并注射了模糊记忆的药物。这要是真让他来那么一下,可不是闹着玩的。
明台微微眯眼,努力想看清眼前的人,却终是徒劳。他叹了口气,身体微微前倾,接着张口含住了王天风的耳垂,发泄般轻轻啃咬着,仿佛没有注意到那人僵硬的身体。“老师,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就算是出卖了我,我也永远不会对你动手的。”
“不过......”舔了舔王天风的锁骨,明台笑得像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
“我赢了。”

【天台】白猫 一

【天台】那只傲娇的白猫 大写的he

人物ooc,小少爷白猫设定,大少爷黑猫设定,至于阿诚......以后就会知道了。

嗷嗷原谅我又双开……脑洞停不下来啊!再重复一次,高中狗学业很紧,更新会很慢,但绝对绝对不会弃。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希望大家能喜欢。
一、
王天风捡到了一只猫。
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本身对猫没有任何感觉的他在看到这只猫的一瞬间,就毅然决然地将它带回了军校。虽然军校里不允许养猫,但各路长官也都碍于“毒蜂”的威名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学生就更别提了,还从未有过谁找死一般地去质疑王天风。
就这样,王天风顺理成章地将这只猫拐回了军校。
其他的一切都很正常,除了明楼见到这只猫时那黑得如同锅底一般的脸色。
又过了几天,王天风又将明家小少爷作为学生拐回了军校。
此刻,传说中风流倜傥的明家小少爷明台正窝在王天风怀里慵懒地舔着爪子。没错,就是爪子。
“明台,你好小啊……”王天风嫌弃(并不)地看着怀中的小白猫,伸手点了点它的鼻子。
小白猫歪着头呲了呲牙,傲娇地给了王天风一记眼刀。下一秒,王天风只觉得腿一沉,小白猫就变成了一身单薄白衣白裤的明台。
就在这时,郭骑云一脸兴奋地推门进来:“教官......”
突然愣住。
由于明台是一只猫(没错),所以他的眼角始终都是红的,他的衣服也始终都是单薄的白衣,他的神态也始终都是慵懒的。也是在郭骑云眼里就看到了这样一幕:明台面目含春,衣衫半敞,神情慵懒地跨坐在王天风腿上,双手还还着他的腰。
“对不起,打扰了。”
逃也似的离开。
(明台:......喵?)
(王天风:他误会了什么?!)

【楼诚】迷楼 二

【楼诚】迷楼 HE

贰、

随着时间的推移,明楼的意识逐渐恢复。他睁开眼,看见了明公馆天花板上华丽的吊灯。
“大哥,你终于醒了!”阿诚年轻的俊美容颜出现在明楼视野中,眼神清澈无暇,一如既往。
“阿诚?!”明楼一惊,挣扎着坐起身来,眼眶渐渐湿润。这是他的阿诚,活生生的阿诚,而不是那个浑身是血,躺在自己面前无一丝生气的阿诚。
“大哥,你怎么了?怎么会晕倒在办公室?”阿诚在明楼身侧坐下,双眉紧蹙,眼中尽是不加掩饰的担忧。
明楼垂眸略微思考了一下,自己平生仅晕倒过一次,是在初来到76号,思虑过度而头疼晕阙。
也就是说,他已经回到了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最初。
那之前的一切呢?仅仅是一场梦境?不对,若说是梦境的话,也未免太真实了一些。
明楼摇了摇头,不管是不是真的,他绝不会再次把阿诚置入危险的境地。或许,自己活过的那一世可以帮助自己提前做好准备。
随即开口,声音沙哑的让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可能是有点太累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真没事?”阿诚一脸不信任地看着自家大哥。

原谅我真没时间写......

【楼诚】迷楼 HE

【楼诚】迷楼 HE

第一章稍虐,谨慎食用

壹、

“呯!”一声脆响在明楼房间内响起。
明楼看着两秒前还在自己手中的酒杯落在地上,碎成一片片,心就突然痛了起来。
他的二弟,那个不论何时都站在他身边的阿诚,就这么死了,死在他面前。明楼已经喝了四瓶酒,他想以醉酒来暂时忘却,可是却越喝越清醒。
阿诚……
明楼口中喃着,与那人一同相处的曾经又浮现在他眼前。他是多么地痛恨这样的自己,明明就在那人身边,却没有能力将他救回。
不。其实是有能力的。只不过,为了家国的利益,总要舍下一些东西。哪怕,是他生命中最耀眼的光芒。
明楼起身,踉跄着挪到了阿诚房间的门口。顿了顿,随即推门而入。
他的心里清楚,阿诚对于他来说,是不一样的。明楼不是不喜欢汪曼春,但他知道,那只是喜欢,不是爱。他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喜欢美人,也喜欢她的温柔。可真正陪在他身边,不离不弃,可以为他付出一切,同时也值得他倾尽一切的人,唯阿诚一人而已。
可这人,已经死了。
明楼想不出来究竟是哪里错了。他隐瞒了对那人的感情,只想默默守护着,看那人慢慢长大,成家立业,最后完满一生,这样对他来说已经足够。可是上天偏不遂他所愿。
他叹了一口气,坐到了昔日明诚坐的椅子上,开始整理遗物。
几分钟后,当明楼翻到一张纸,看见上面出自阿诚之手,大气磅礴的字体时,忽然间,就泪流满面。
这个坚强男子心中紧绷的弦,断了。
他用手捂住脸,眼泪顺着指缝间流出。
那张纸上,满满的都是“明楼”二字。
他的阿诚,心里是有他的。
只可惜,他明白得太晚。
明楼闭上眼睛,软倒在了椅子上。
下沉。
下沉。
意识陷入无边的黑暗。

【天台/楼诚】天下与弈<六>

【天台/楼诚】天下与弈 HE <六>    重新修正


本章有楼诚小甜梗所以打了楼诚tag,不喜慎入。ps,我高中真的很忙,更文速度慢,但绝对不会弃,大家见谅。


  陆、


       王天风回到办公室,坐在桌前沉思。根据下面的人呈上来的报告,如今的形势不容乐观。然而明楼那个死胖子到现在还没有动静,这么放心地把自己家弟弟放在他这里,问都不问,就是不知道又和哪个美人约会去了,哼。

       思绪一转,他抬起袖子放在鼻前轻嗅:“我身上有香味吗?我怎么没闻到?”

   ———————————————————————————————————————————

        与此同时,正与汪曼春告别的明楼突然侧身打了一个喷嚏,与身边的女子道了声抱歉之后背对着她揉了揉鼻子,口中喃喃道:“是不是阿诚知道我跟汪曼春出来了?不行,我得赶快回去。”

        “大哥,你这个月晚上就别想上床了……”

        想像着明诚“温柔”微笑的明楼大哥打了一个寒颤,更加坚定了要快点回去的信念。一个月?他会死的好不好!


      (小渊:露出一个不厚道的微笑)

————————————————————————————————————————————


本章小虐,为了下一章的甜做准备哦哈哈哈哈......



————————————————————————————————————————————柒、


      白天发生的一切都在明台脑海中过电影般回放,令他夜不能寐。

      他十分清楚,当王天风温热的手掌搭到他的腰上时,他感受到了一丝异样。因为他不但没有反感于这样的触碰,而且甚至还有些贪恋那掌心的温暖。

      这并不是什么好兆头。明台苦笑了一下。

      老师对他的笑容,对他的关怀,对他的百般纵容,仅是因为他可以取代“毒蜂”而已,仅是因为……自己还有用而已。因为,“毒蜂”无情。

      而他,更不能有情。

      明台闭上眼。罢了,就纵容自己这一回,哪怕满盘皆输,他也不悔。

      明天就是刑讯训练了呢……一个惊世骇俗的计划就这样在明台脑海中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