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渊醉墨

人间过客,志在徜徉文海,游戏画中。不羡名利,只愿现世安好。

【天台】天下与弈[HE]<一>


写在前面

有楼诚,可能有楼台,私设甚多,略ooc不喜慎。(因为觉得‘老师’是小明的专属称呼,所以军校里的学生都称王天风为教官。)

「壹」
   “报告!”郭绮云的声音从铁门的外面传来,因为遇到了阻隔而显得沉闷。
   偌大的办公室内,只有王天风一人静坐。
   他闻声,并没有放下手中的笔,而是边写边道:“进来。”
   “嘎吱------”年代久远的铁门仿佛老气横秋的更年期大妈,用尖锐的声音控诉着她心中积郁已久的不满。
   郭绮云在王天风面前站定,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王天风的脸色,之后张了张嘴,叫了一声:“教官。”
   “什么事?说。”王天风依旧低着头,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
   郭绮云咽了一口唾沫,狠了狠心,大声道:“明台通过了美色考试,但是他现在状态很……奇怪。”
   王天风的手顿了顿。
   这一幕被郭绮云收入眼底,心也随之颤动了几下。谁不知道,这个明家小少爷是王天风最为纵容的学生,叫过他老师的人无一例外都被打断了腿,“老师”二字,就是王天风的逆鳞,而只有明台敢肆无忌惮的老师来老师去。还有一次,小少爷想吃家乡的巧克力,王天风就特意坐飞机去给他买了一盒……总之,明小少爷不能得罪。
   “情况怎么样?”王天风沉声问。
   “教官,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去看看,到时候你就明白了。”郭绮云的脸上带着几许怪异。
   王天风放下了笔。

「贰」
   “老师……”明台衣衫半开地半躺在地上,水嫩而光滑的肌肤上潮红尚未褪去,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浑然天成的诱人气息。看见王天风过来,他微微抬起头,出口却是要气死人的话,“女人可真是烦人,我都快热死了,还往我身上蹭。”
   说罢,又仿佛身上有什么脏东西似的,在颈部狠狠地擦了擦。
   不擦还不要紧,这一擦,明台好看的锁骨就暴露在空气中,映衬着他眼中的迷离,在场的就连男人都忍不住吸了一小口气,只有王天风面不改色,冷静地命令:“你们都先出去。”
   郭绮云敏锐地听到了王天风尾音的一丝颤抖和不悦,于是眼观鼻,鼻观心,领着其他教官学员退出了屋子。
   一片安静。
   “老师?”明台见王天风不说话,歪过头有些疑惑地看向他,尾音上挑,不经意间露出甜腻的妩媚。
   王天风别过头,声音依旧是压抑的平静:“现在能动吗?”
   明台摇了摇头:“我没力气。”
   末了,又补充了一句:“还有,老师,我热。”
   王天风浅浅叹了一口气,走上前抱起了明台。明台在他怀里眨巴着眼,如同一只见到了新鲜玩具的小兽,盯着王天风的喉结看个不停。
   “老师,你的喉结好漂亮。”
   第一次被这么形容的王天风没说什么,只是太阳穴上的青筋跳了跳。他腾出一只手推开门,顺便帮明台理了理衣服,之后抬腿向外走去。
   “嗯-----”没等后腿跨过门槛,王天风就闷哼了一声。
   拍了拍明台的屁股,道:“别闹。”
   明台不情愿地将嘴从王天风喉结上移开,眨了眨眼,又飞快地凑上去舔了一口。
   王天风又是一僵,但看他没有再上来的意思,也就没再说什么。
   没想到刚走到操场上,小少爷又不安分了,一双手在王天风的身上东摸西摸。王天风眼神暗了暗,哑着嗓子压低声音威胁道:“明台,你要是再不安生,我就打断你的腿。”
   明台瘪了瘪嘴,将头埋在王天风的胸膛里,口中还嘟囔着:“不就摸一下吗?那么小气。”
   王天风哭笑不得。

评论(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