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渊醉墨

人间过客,志在徜徉文海,游戏画中。不羡名利,只愿现世安好。

本宝宝真的很需要鼓励啊啊啊啊啊!
搭理搭理我吧……
闹心……行了,不说了,开正文。

正文、三上
===============================
“陈深。”毕忠良整理了一下情绪,对陈深道:“过两天那个日本军官,藤田真来了后,我们还要出席他的接风宴,你去准备一下,也让队里的弟兄都收敛点,别留下什么不该留下的把柄。”
陈深应下,心中不知为何有些难受:“队里的人有什么问题吗?”
“你这个队长是怎么当的啊?你的手下又是卖黑火又是坏处里规矩的,你都不知道?”毕忠良瞪了陈深一眼。
陈深满不在乎地道:“坏处里规矩的人多了,像什么上班迟到的啊,出去喝酒的啊,偷偷开小灶的啊,每个队里都会有那么几个,多正常啊,至于卖黑火的……我倒是没听说过。”
说着,陈深狡黠地笑了笑:“不过老毕啊,你都当没看见了,说明你有这个实力摆平不是吗……”
毕忠良笑着,伸手欲敲陈深的额头:“就你小子聪明。”
陈深有些不自然地躲开,一把握住了毕忠良僵在半空中的手,道:“老毕,我也老大不小了,别总敲我头,万一敲傻了该追不到小姑娘了。”
“你个小赤佬!”毕忠良笑骂,“一天到晚就知道追小姑娘,你倒是给我娶一个回来啊。”
陈深浅浅一笑,没说什么。
不过,要是娶一个回来,那就是糟蹋人家了。
===========================
题外话,思考一下最后一句的深意。嘿嘿嘿……

正文、三中
陈深在那个盛大的接风宴会上见到了宴会的主人,藤田真。
他戴着一副圆眼镜,整个人显得温文尔雅。西装笔挺,英气逼人。他的嘴角含着一抹淡笑,虽在整个宴会上最为惹眼,可又没有半分疏离。
陈深愣了愣。毕竟,眼前这个人一点也没有日本人那种高傲,倒是有些像中国人,但是却没有汉奸的那种谄媚。举手投足间,犹如一道优美的风景,让人眼前一亮。
按理来说,每个见惯了日本人作风的汉奸在看到这个人的一瞬都会有些愣神,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可就是这一瞬的愣神,让毕忠良心中紧张了起来,之后的宴饮,也都是只走形式不走心。
陈深不会是看上他了吧?
=======================================
“我对陈队长可是一见钟情啊。”
=============================
这边的毕忠良正闷闷不乐地应酬,那边的陈深已经被藤田单独请去喝酒了。
“藤田先生。”陈深看着桌面上摆好的酒,略有不快:“你应该知道的,我从不喝酒。”
“啊,抱歉。”藤田真歉意地一笑,从身边的柜子里拿出了一瓶格瓦斯,“我当然会考虑我每一位朋友的感受,所以,喝些饮料如何?”
这下陈深也找不到理由拒绝,于是应下了。
谁料刚喝下两口,陈深便觉得有些不对劲。
他脸色一变,立刻反应过来,起身推开门,在走廊里狂奔。
“老毕……”
当陈深撞进走廊尽头的毕忠良怀中时,他的脸已染上了不正常的潮红,口中还喃喃念着他的名字。
毕忠良有些吃惊,一把抱住陈深,问:“发生什么了?”
陈深努力保持清醒,大口喘息着:“老毕,快……带我……回家……”
毕忠良皱了皱眉,也明白发生什么了,打横抱起陈深,不顾他人的眼光,冲出了宴会厅。

评论(8)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