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渊醉墨

人间过客,志在徜徉文海,游戏画中。不羡名利,只愿现世安好。

接上文
=======================
正文、二
   艳阳高照,清风徐徐,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但是陈深走进行动处后,却仿佛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这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
   “哟,头,你可算来了!”扁头满脸紧张地迎上了刚从行动处大门口进来的陈深,压低了声音道,“毕处长在等你哪。”
   陈深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又出什么事了?好不容易休了一次假,还不让我消停。”
   “那个……”扁头欲言又止。
   “你想说什么就说。”陈深有些不耐地打断,“别磨磨蹭蹭的。”
   扁头闻言点了点头,这才说道:“在你放假的第一天,处里就得到了一个消息,说是过两天后会有一个日本的高官过来巡查,那人现在已经到了上海,明天就会过来,而且……”
   “而且什么?”
   “这个……头儿你还是自己去问毕处长吧。”
   陈深莫名其妙地来到了毕忠良办公室的门前,一脚踹开了老毕用了两条小黄鱼才买来的雕花木门,大大咧咧地道:“老毕,我来了。”
  “嗯。”毕忠良放下手中的文件,揉了揉太阳穴,淡淡地应了一声。
   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个日本高官说的话,眼中也不受控制地闪过一道冷芒。
   没曾想,这道冷芒却被陈深看得清清楚楚。那种寒意是那么的刺骨,以至于陈深刚刚被毕忠良温暖了些许的心有凉了下来。
   于是毕忠良就无辜地躺枪了。
接上文
===================
   还记得那天,我们的毕处长正在办公室内悠闲地喝着他的花雕,难得清闲一刻。
就在这时,放在他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
「回忆」
   “叮铃铃铃铃……”
   “叮铃铃铃铃……”
   清脆的电话铃声一下接一下地响起。毕忠良不悦地皱了皱眉,总有人想扰他的清静。不过转念又一想,李默群说过这几天可能会有一位日本高官来视察并住几日,毕忠良便忍住了心中的不快,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他深吸一口气,接起了电话:“你好,这里是特别行动处。”
   “你好。”电话那边的人应道。那是一个男人,声音低沉,很有磁性。
   就在毕忠良听到这个声音的一瞬,他的脸色突然变得如染坊一般精彩,声音也不自觉地高了八度:“为什么是你?”
   电话那边的男人轻笑了一声,道:“为什么不能是我?”
   “藤田真,”毕忠良咬牙切齿地道出了那人的名字,“你现在还没有在日本高级军事部那里站稳脚,就迫不及待地来我们行动处?”
   “呵,”男人又轻轻一笑,戏谑地开口,“忠良君,果真还如以前那般牙尖嘴利。”
   “你究竟要干什么?我之前不是已经明确地告诉过你,我有喜欢的人了,我是不会答应你的!”
   “哈哈哈……”男人闻言哈哈大笑,言语间还带着一丝愉悦,“忠良君误会了,我这次的目标可不是你,而是陈队长。上次庆功宴时我有幸见了他一次,自那时开始便再也无法忘记。陈队长,可是一个极美的人呐……”

题外话,如果喜欢本文一定要多鼓励本宝宝,不喜欢的话欢迎提建议,我好改正,谢谢大家!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