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渊醉墨

人间过客,志在徜徉文海,游戏画中。不羡名利,只愿现世安好。

正文、一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即使是在黑暗中,毕忠良依旧清楚地捕捉到了陈深眼中的惊恐,不由得自嘲地摇了摇头,眼中的光也黯淡下去。果然,他还是不愿意的。
思及此处,毕忠良只觉得身上的火消退了一些,苦笑着撑起了身子,道:“罢了,既然你不愿,我也不强求,你先睡吧,我去洗个澡。”
说完,他便整理好自己的情绪,缓步离开。
陈深待毕忠良走后,长吁了一口气,刚才跳到快要爆炸的心脏也渐渐平缓,只是心中似乎有一种淡淡的失落。
失落?!
陈深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自己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