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渊醉墨

人间过客,志在徜徉文海,游戏画中。不羡名利,只愿现世安好。

正文、一中
============================
起先,陈深以为毕忠良对他任意胡闹的包容甚至是纵容仅是出于兄弟之间的情意,直到有一天,毕忠良喝得大醉,陈深从他看向自己略微涣散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未能掩藏住的异样。
那是赤裸裸的渴望。
所以陈深在赌。赌毕忠良能否对这样的自己下得去手。事实证明,他赢了。毕忠良对他的爱,还真是超乎了他的想象。
“陈深,”毕忠良放开他,在他耳边咬牙切齿地道,“你不过是,仗着我爱你。”
接上文
--------------------------------------------------------------------------
随即,毕忠良俯下身,又是极尽缠绵的一吻。
陈深有些喘不过来气,一时间脸变得通红。他一把推开毕忠良,跌坐在地上轻喘着,眼神有些迷离。
“该死。”毕忠良暗骂一声,连忙移开视线,不敢再看陈深。天知道陈深现在的样子有多诱人,白嫩的脸颊配上因衣衫的散乱而半隐半现的精致锁骨,在略有些昏暗的灯光下散发着令人无法抗拒的气息,那迷惘的神色,更是诱人犯罪。
将心头的那股火生生压下去,毕忠良转过身背对着陈深道:“你走吧。”
一片沉默。
在毕忠良想转回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一双手臂已环住了他的腰。
“老毕。”陈深的声音,“你可不可以不要怀疑我.......可不可以不要再骗我......可不可以.......不要离开我。”
说到最后一句,已然带了一丝哭腔。
毕忠良诧异地回头,在看到陈深的一瞬间,身体里的那股火便又重燃起来,且有越来越旺的趋势。他哑着嗓子,轻轻点了点头:“好,我不会了。”
陈深闻言,主动贴上了毕忠良的身子,用松软的头发在他颈间蹭了蹭。毕忠良只觉得身体一僵,再也控制不住地将他压在了身下。“陈深,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老毕......我......”陈深顿时慌了,刚才那些动作只是他无意之间做出的,没想到竟惹毛了这老狐狸。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