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渊醉墨

人间过客,志在徜徉文海,游戏画中。不羡名利,只愿现世安好。

原创【毕深】醉生于梦
=========================正文、一上=======
    陈深实在是不愿意与毕忠良站在对立的两面,就像现在这样。
    他能清楚的感到毕忠良抓住他领带的手在不停颤抖,不知是因为太过激动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不过他也不想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如果不解释清楚自己之前的所作所为,毕忠良一定不会放过他。
    思考了一会儿,陈深叹了一口气,略有些气恼地道:“老毕,看来你从来没有相信过我啊……”
   “相信你?”毕忠良扬了扬眉,另一只手挑起了陈深的下巴,好看的唇边噙着一抹淡淡的冷笑,“陈深,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哼,怎么信我?”陈深不满地哼了一声,声音越发透出恼怒,“那你倒是说说,你怎么不能相信我?”
   “我怎么不能相信你,你自己应该清楚。”
   “我自己清楚?”陈深气乐了,“ 毕忠良你别太过分,我敬你是我兄弟,救过你两命,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都在利用我怀疑我。我冒着生命危险替你求情,为了救你几次都差点死了,而你,现在却质问我,质问我是不是奸细!我真想知道,你胸膛里装的究竟是心脏还是铁石!”
毕忠良的神情短暂地变了变,很快又恢复如常。他不得不承认,他虽然很想抓到队内的卧底,但是他最不希望,且打心眼儿里不愿意相信,就是这个卧底是陈深。
   “没有人肯心甘情愿地冒这么大风险救我。”毕忠良抬眼凝视着陈深,想从他眼中找出点什么,但是却什么也没有。那双眼眸,一如既往的清亮,清亮得让他自惭形秽,他不禁压低了声音,“所以人都有所求,有他们想得到的东西,有的人是为了钱财,有的人是为了名誉和地位,有的人……则是为了获取情报,陈深,你呢?”
   “你不惜生命救我,又是为了什么呢?”
“多可笑。”陈深自嘲地摇了摇脑袋,“我是……为了你。”
毕忠良一愣:“为了我?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得还不够明白吗?”陈深抬手勾下毕忠良的脖子,温热的气息打在他的颈上。他伏在毕忠良耳边,一字一句地道,“他们接近你是想要功名利禄,而我,想要你。”
下一刻,当一片柔软紧贴上他的唇,周身被一种浓烈的男性气息所包围,陈深稍稍瑟缩了一下,便释然了。他知道,他赌对了。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