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渊醉墨

人间过客,志在徜徉文海,游戏画中。不羡名利,只愿现世安好。

【天台】天下与弈 <七>

【天台/台风】天下与弈HE <七>

捌、刑讯训练

“你的上线是谁?”王天风双手拄在椅子的扶手上,眼睛直直地注视着被绑在椅子上的明台。
而明台瘫软在一片阴影里,因为被注射过药物而露出的慵懒气息又给这空气添上了一丝暧昧。
“呵。”明台舔了舔干裂的双唇,笑得优柔而魅惑,“我的上线,不就是您吗?长官。”
王天风神色一暗,视线下移,也就看到了明台细长洁白的脖颈和微微凌乱的衣衫,暴露在空气中起伏的胸口,在微弱光线的映衬下显得极度旖旎。
“你没有说实话。”王天风一鞭子抽到了明台的前胸,拉出一道血红的道子,明台的抽气声让他稍稍清醒,“说,你的上线到底是谁?”
“真是狠心啊……好吧,你凑近一点,我就告诉你。”
王天风依言把耳朵凑个过去,只是依旧没有将自己的颈部置入一个危险的范围。他十分清楚,明台的意识虽是清醒的,但出现在他面前审问他的人却因为药物而产生了扭曲。明台绝不会认出自己。这种情况下,他是一定会对自己下手的。
为了效果的真实,王天风已经提前让郭骑云将明台口中的刀片换成了真的,并注射了模糊记忆的药物。这要是真让他来那么一下,可不是闹着玩的。
明台微微眯眼,努力想看清眼前的人,却终是徒劳。他叹了口气,身体微微前倾,接着张口含住了王天风的耳垂,发泄般轻轻啃咬着,仿佛没有注意到那人僵硬的身体。“老师,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就算是出卖了我,我也永远不会对你动手的。”
“不过......”舔了舔王天风的锁骨,明台笑得像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
“我赢了。”

【天台】白猫 一

【天台】那只傲娇的白猫 大写的he

人物ooc,小少爷白猫设定,大少爷黑猫设定,至于阿诚......以后就会知道了。

嗷嗷原谅我又双开……脑洞停不下来啊!再重复一次,高中狗学业很紧,更新会很慢,但绝对绝对不会弃。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希望大家能喜欢。
一、
王天风捡到了一只猫。
令人感到奇怪的是,本身对猫没有任何感觉的他在看到这只猫的一瞬间,就毅然决然地将它带回了军校。虽然军校里不允许养猫,但各路长官也都碍于“毒蜂”的威名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学生就更别提了,还从未有过谁找死一般地去质疑王天风。
就这样,王天风顺理成章地将这只猫拐回了军校。
其他的一切都很正常,除了明楼见到这只猫时那黑得如同锅底一般的脸色。
又过了几天,王天风又将明家小少爷作为学生拐回了军校。
此刻,传说中风流倜傥的明家小少爷明台正窝在王天风怀里慵懒地舔着爪子。没错,就是爪子。
“明台,你好小啊……”王天风嫌弃(并不)地看着怀中的小白猫,伸手点了点它的鼻子。
小白猫歪着头呲了呲牙,傲娇地给了王天风一记眼刀。下一秒,王天风只觉得腿一沉,小白猫就变成了一身单薄白衣白裤的明台。
就在这时,郭骑云一脸兴奋地推门进来:“教官......”
突然愣住。
由于明台是一只猫(没错),所以他的眼角始终都是红的,他的衣服也始终都是单薄的白衣,他的神态也始终都是慵懒的。也是在郭骑云眼里就看到了这样一幕:明台面目含春,衣衫半敞,神情慵懒地跨坐在王天风腿上,双手还还着他的腰。
“对不起,打扰了。”
逃也似的离开。
(明台:......喵?)
(王天风:他误会了什么?!)

【楼诚】迷楼 二

【楼诚】迷楼 HE

贰、

随着时间的推移,明楼的意识逐渐恢复。他睁开眼,看见了明公馆天花板上华丽的吊灯。
“大哥,你终于醒了!”阿诚年轻的俊美容颜出现在明楼视野中,眼神清澈无暇,一如既往。
“阿诚?!”明楼一惊,挣扎着坐起身来,眼眶渐渐湿润。这是他的阿诚,活生生的阿诚,而不是那个浑身是血,躺在自己面前无一丝生气的阿诚。
“大哥,你怎么了?怎么会晕倒在办公室?”阿诚在明楼身侧坐下,双眉紧蹙,眼中尽是不加掩饰的担忧。
明楼垂眸略微思考了一下,自己平生仅晕倒过一次,是在初来到76号,思虑过度而头疼晕阙。
也就是说,他已经回到了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最初。
那之前的一切呢?仅仅是一场梦境?不对,若说是梦境的话,也未免太真实了一些。
明楼摇了摇头,不管是不是真的,他绝不会再次把阿诚置入危险的境地。或许,自己活过的那一世可以帮助自己提前做好准备。
随即开口,声音沙哑的让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可能是有点太累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真没事?”阿诚一脸不信任地看着自家大哥。

原谅我真没时间写......

【楼诚】迷楼 HE

【楼诚】迷楼 HE

第一章稍虐,谨慎食用

壹、

“呯!”一声脆响在明楼房间内响起。
明楼看着两秒前还在自己手中的酒杯落在地上,碎成一片片,心就突然痛了起来。
他的二弟,那个不论何时都站在他身边的阿诚,就这么死了,死在他面前。明楼已经喝了四瓶酒,他想以醉酒来暂时忘却,可是却越喝越清醒。
阿诚……
明楼口中喃着,与那人一同相处的曾经又浮现在他眼前。他是多么地痛恨这样的自己,明明就在那人身边,却没有能力将他救回。
不。其实是有能力的。只不过,为了家国的利益,总要舍下一些东西。哪怕,是他生命中最耀眼的光芒。
明楼起身,踉跄着挪到了阿诚房间的门口。顿了顿,随即推门而入。
他的心里清楚,阿诚对于他来说,是不一样的。明楼不是不喜欢汪曼春,但他知道,那只是喜欢,不是爱。他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喜欢美人,也喜欢她的温柔。可真正陪在他身边,不离不弃,可以为他付出一切,同时也值得他倾尽一切的人,唯阿诚一人而已。
可这人,已经死了。
明楼想不出来究竟是哪里错了。他隐瞒了对那人的感情,只想默默守护着,看那人慢慢长大,成家立业,最后完满一生,这样对他来说已经足够。可是上天偏不遂他所愿。
他叹了一口气,坐到了昔日明诚坐的椅子上,开始整理遗物。
几分钟后,当明楼翻到一张纸,看见上面出自阿诚之手,大气磅礴的字体时,忽然间,就泪流满面。
这个坚强男子心中紧绷的弦,断了。
他用手捂住脸,眼泪顺着指缝间流出。
那张纸上,满满的都是“明楼”二字。
他的阿诚,心里是有他的。
只可惜,他明白得太晚。
明楼闭上眼睛,软倒在了椅子上。
下沉。
下沉。
意识陷入无边的黑暗。

【天台/楼诚】天下与弈<六>

【天台/楼诚】天下与弈 HE <六>    重新修正


本章有楼诚小甜梗所以打了楼诚tag,不喜慎入。ps,我高中真的很忙,更文速度慢,但绝对不会弃,大家见谅。


  陆、


       王天风回到办公室,坐在桌前沉思。根据下面的人呈上来的报告,如今的形势不容乐观。然而明楼那个死胖子到现在还没有动静,这么放心地把自己家弟弟放在他这里,问都不问,就是不知道又和哪个美人约会去了,哼。

       思绪一转,他抬起袖子放在鼻前轻嗅:“我身上有香味吗?我怎么没闻到?”

   ———————————————————————————————————————————

        与此同时,正与汪曼春告别的明楼突然侧身打了一个喷嚏,与身边的女子道了声抱歉之后背对着她揉了揉鼻子,口中喃喃道:“是不是阿诚知道我跟汪曼春出来了?不行,我得赶快回去。”

        “大哥,你这个月晚上就别想上床了……”

        想像着明诚“温柔”微笑的明楼大哥打了一个寒颤,更加坚定了要快点回去的信念。一个月?他会死的好不好!


      (小渊:露出一个不厚道的微笑)

————————————————————————————————————————————


本章小虐,为了下一章的甜做准备哦哈哈哈哈......



————————————————————————————————————————————柒、


      白天发生的一切都在明台脑海中过电影般回放,令他夜不能寐。

      他十分清楚,当王天风温热的手掌搭到他的腰上时,他感受到了一丝异样。因为他不但没有反感于这样的触碰,而且甚至还有些贪恋那掌心的温暖。

      这并不是什么好兆头。明台苦笑了一下。

      老师对他的笑容,对他的关怀,对他的百般纵容,仅是因为他可以取代“毒蜂”而已,仅是因为……自己还有用而已。因为,“毒蜂”无情。

      而他,更不能有情。

      明台闭上眼。罢了,就纵容自己这一回,哪怕满盘皆输,他也不悔。

      明天就是刑讯训练了呢……一个惊世骇俗的计划就这样在明台脑海中形成。

【天台】天下与弈 五

【天台】天下与弈 HE <五>

ooc预警,温柔老师,调皮台花 我觉得,本篇可以改名为(霸道老师ai shang wo)
绝对甜宠 {经历了千辛万苦,我终于回归了!}

明台就这样在训练场上与郭骑云对练(打)了一天。过程不便细述,无非是被郭骑云一次又一次地打趴下。王天风走过来看见的就是明台躺在地上嘴啃泥的一幕,不由得微微勾唇。
明台抬起头,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对着王天风委屈地叫了一声:“老师......”
王天风干咳了一声掩饰唇角的笑,随即摆了摆手正色道:“郭骑云,你可以回去了,明台,从现在开始,我跟你打。”
“啊?!”明台瞬间又趴回了地上,一脸慷慨就义的表情:“老师,我连郭骑云都打不过,怎么可能打得过你?”
“你当然打不过我了。”王天风说着走到了明台身旁,伸出一只手,道:“但我可以教你,如何打过郭骑云。好了,起来吧,难不成你还想一直这样趴着?”
“一直这样趴着也好过跟老师你打啊!”明台嘟囔着握住了王天风的手,借着力站了起来,“不过为了把郭骑云放倒,这都是值得的!嗯!”
王天风顿觉心里一阵柔软。

于是......

王天风开始一点点耐心得为明台摆正姿势,教他怎么破招。
起初,明台根本不能在王天风手中过五招,但是随着王天风“手把手”的教学,明台渐渐竟可以与他打成平手。到了这时候,王天风就开始变招,明台又一次被打趴。
看着明台眼中闪烁着的倔强,王天风无奈地叹了口气,走到明台身后环住他,为他摆正姿势。
明台感受着身后环绕着的男性气息,不由得红了耳尖。
“老师,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第一次被这样形容的王天风额前的青筋凸起,有些哭笑不得。

【天台】天下与弈<四>[HE]

终于考完试了!我回来了!

伍、
    十分钟后……
    师生二人在食堂的餐桌前各怀心思地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肯先吃饭。
    少顷,王天风有些无奈地开口道:“不是你点名要的烧鸡吗?怎么不吃?”
    明台尴尬地笑了一声,小声问:“老师,我昨天训练之后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吧?”
   王天风想到昨天发生的一切,冷哼了一声,道:“你还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奇怪的事啊?不知道的人都以为我们有什么呢,说我老牛吃嫩草……”
   明台脸一红,低头喃喃:“老师,我又不嫌弃你老……”
   王天风一呛。
   所幸明台看出了王天风脸色的异常阴沉,又接了一句:“况且,我和老师又不是真有什么。”
   “咳,”王天风咳嗽了一声,缓过劲儿来,声音冷冽中带了些许不自然:“我不吃了,你吃完就去给我跟郭绮云对练,不打过他不用来找我。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明台自知理亏,蔫蔫地耷拉下脑袋。

【天台】旧事成碑<二>

我终于又回来了!
作为一个马上就中考的初三狗我也是不容易。[心累]喜欢就关注我吧!
「明台」
     他会来吗?明台在心里问自己。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那人,但又怀着隐隐的期望,希望那人不要来。
     “呵。”明台苦笑了一声。他为什么要有这样的期望呢?明明……明明他已经足够让自己伤心了。
      许是忘不了吧。
      忘不了,那人将自己强行拉入一个危险的局,却笑着说相信自己;忘不了,那人严厉地说教,却经常纵容自己的小任性;忘不了,那人千辛万苦熬到了战争胜利,却叹一声此身老已……
      更忘不了……那个寒冷的雨夜,那人转身离去的决绝背影,以及那一句,我不爱你。

【天台】天下与弈<三>

【天台】天下与弈<三>
ooc预警,甜不喜慎入
肆、
    王天风是被一声闷响吵醒的。
    或许是因为睡得太安稳了,他并没有反应过来,便被躺在地上迷迷糊糊说着梦话的明台拽了下去。
    看样子,刚才的响声是这个小子睡觉时掉到地上发出来的。
    王天风只来得及用左手撑一下地,便重重摔到了明台身上。明台一个激零,梦中刚刚放入口中的烧鸡消失在视线中。他睁眼,下意识地抬头,唇刚好擦过王天风的下巴。
    王天风一僵。
    倒是明台看清楚了眼前的人是谁,含着两汪泪,眸中写满了委屈和愤怒。他泄愤般在王天风颈间使劲儿蹭了蹭,口中说得却是:老师,你还我烧鸡。

伍、
    十分钟后……
    师生二人在食堂的餐桌前各怀心思地大眼瞪小眼,谁也不肯先吃饭。
    少顷,王天风有些无奈地开口道:“不是你点名要的烧鸡吗?怎么不吃?”
    明台尴尬地笑了一声,小声问:“老师,我昨天训练之后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吧?”